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2015年10月30日 星期五
中国动态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 >> 原创小说 >> 内容

我和美女董事长:女老板爱上身体强壮


时间:2015/10/30 1:15:27   来源:中国动态新闻网
0

  核心提示:st1\:*{behavior:url(#ieooui)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坐在电脑前,张伟看着宿舍窗外发呆。
    对于这座北方城市来讲,这一年的秋天来得有点早,刚进入9月,大街上的法国梧桐已经开始掉下有些发黄的叶子,稀稀落落飘散在马路上。

    张伟刚辞职,此时对着电脑,有些孤独和寂寞,干脆上网找个聊天吧,打发这无聊的时光。

    张伟比较喜欢算命,也信命,最信奉的一句话是:性格决定命运。

    如何找呢?张伟寻思了下,突发奇想。

    找到一颗骰子,放在手心摇晃,决定摇8次,按顺序组合起来的数字就是要查找的号码,如果没有这个号码或者查找资料是男的就重新摇,如果查找资料是女的就加她。

    闭上眼睛,摇起来,每次把结果写在纸上。

    8次之后,一组数字出现在张伟面前:13353。

    好,就是它了,张伟把数字输进查找好友的对方帐号里面。

    帐号输进去之后,显示有这个人:伞人。

    张伟不由笑了,这么巧真有这个号码,看来是缘分哪!继续点击详细资料,很快内容出现了:昵称,伞人;性别,女;年龄,31;城市,兴州。就这些,别的都是空白。

    比张伟大三岁。娘常说,女大三,抱金砖。

    兴州是东南地区一座经济发达的山城,张伟以前出差曾经多次去过那里,对那里的文化民俗人文地貌都有所了解,也是自古出美女的地方。

    “看看是不是美女!”张伟自言自语地说着,点击加为好友,在输入一栏写了一句话: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然后发送出去。

    发送出去之后,迟迟没有回答,看来对方不在线或者根本不想理张伟。现在在上的女网友被男的加好友的太多了,基本都不大理。

    “嘿嘿……看来是有缘而无份。”张伟开着电脑,自嘲了一句,往床上一躺,瞪着眼睛看天花板,琢磨今后的去向……

    大学毕业后张伟一直在这座城市的一家旅游公司工作,大学里学的就是旅游专业,所以工作起来也很得心应手,几年工夫就已经是公司的营销部总监了。但自从老板把自己的妹夫安排到营销部任副总监以后,张伟的日子是江河日下,处处受制,经常被打小报告,“莫须有”的罪名也就时常落到张伟头上。昨天,老板的妹夫又把因自己失职造成的工作失误推到张伟身上,老板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顿臭骂。张伟忍无可忍,终于拿出了一个男人的气势和气魄,今天一上班就炒了老板的鱿鱼。

    辞职之后,下一步干嘛呢?张伟琢磨着,不知不觉来了困意……

    这段时间单位组织大型促销活动,张伟一直是连轴转,持续熬夜,半个多月以来,每天睡眠不足5个小时。今天可算是弥补回来了,直睡了个天昏地暗。

    “笃,笃……”睡梦中依稀听见电脑发出的提示音,睁眼一看外面,天已经漆黑了,拿过手机看看时间,晚上10点了。

    这觉睡得爽。张伟一骨碌爬起来坐到电脑面前,原来是在提示,点击一看:我靠!那伞人回复通过加自己为好友了!

    张伟来了精神,开始和对方聊天。

    “晚上好!”

    对方回发了一个笑脸,算是回答。

    “在忙?”

    “还好!”

    “还好是什么意思?”

    “我们这里的方言,就是还可以的意思!”

    “哦,你们那里是个好地方,我去过几次。”

    “是吗?你们那里我可没去过,现在很冷了吧?”看来对方已经看了张伟的个人资料了。

    “还好!”张伟学着伞人的方言回答。

    “你接受新事物挺快啊!”

    “还好!”张伟继续回答。

    “你怎么不用你们那里的方言说呢?”

    “怪好!”

    “哟!怎么还怪好?听不懂!”

    “怪好就是我们的方言里还可以的意思啊!”

    “哦,有意思!”

    “知道我为什么加你吗?”

    “不知道。”

    “想知道吗?”

    “说!”伞人讲话很简练,不大愿意多费口舌。

    “你的号码是我撒色子撒出来的,8次,组合成这个号码,然后我输入帐号查找,结果找到的是你。”

    “真的?”伞人很意外。

    “骗你干吗?有那必要吗?”

    “阿弥陀佛……”

    “哈!”张伟笑了。

    之后伞人一直没讲话,张伟也没说话,边浏览新浪的军事新闻边找个些东西吃着。

    过了有30多分钟,张伟正想出去转转,“啾,啾!”伞人的企鹅头像又闪动起来:“还在吗?”

    “在。”

    “不好意思,刚才有客人来。”

    “哦,没关系。”

    “你知道我为什么加你为好友吗?我的QQ很少加陌生男人的。”

    “不知道。”

    “因为你请求加入的那句话: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

    “哦,呵呵……”

    “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要是不加我可就太没缘分了啊,好不容易老天给我这个号码……”

    “恩,你说的也是,不过我不知道号码是你扔色子扔出来的。我就是感觉你说的那句话很有味道,才加你的!”

    “恩,很荣幸!”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张伟一直感觉对方讲话简单直接,语气很淡。

    “我啊,今天刚辞职,正打算找新工作呢?”

    “打算去干吗?”

    “还没定啊,基本是打算在本地找个合适的单位吧!”

    “哦……”

    “你呢,做什么工作?”

    “我?我是打工的,在一家小公司办公室打杂。”

    “哦,那也很辛苦啊!”

    “谢谢,辛苦算不上,就是心累……”

    “什么意思?”

    “没什么,随便说说的。还有,有句话我说了你别生气。”

    “没关系,说吧!”

    “第一次刚认识就说这话可能不大礼貌,但是我感觉你能通过撒色子组合号码查找到加我,而我又能加你,本身就是个很巧的事情,所以我也把你当朋友看。我认为你们北方的经济发展缓慢,人的思想很不解放,经济活力很差,你这么年轻,应该出来闯一闯,不能老呆在你们那地方。外面的世界很大,天地很广阔!妇人之言,仅供参考。”

    “哦,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我父母都在本地,本地的朋友和同学也多一点,去外地人生地不熟,不好发展啊!”

    “大丈夫当横行天下,岂能为儿女情长所牵就;男子汉当去闯荡世界,岂能圈在原地吃老本!”

    “你说的很对!我考虑考虑!”伞人的话让张伟刮目相看。

    “对不起,可能我讲话直接了一点,没见外吧?”伞人说道。

    “哪里,哪里,我是个直爽人,典型的北方人讲话性格,喜欢和直爽人打交道!”

    “那就好,认识你很高兴。”

    “我也是,希望以后我们还能再联系!”

    “应该会的!今天晚了,我要休息了。88”伞人讲话快,再见也快,一口气说完。

    “88”张伟还没来得及告别,对方的头像已经变成黑白的,下线了。

    “这么快,真是个急性子。”张伟笑了笑,对话窗口没有关,把伞人刚才说的话又反复看了几遍。

    “大丈夫当横行天下……”这话从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让张伟颇受震动:一个女人都有此翻豪气,我堂堂一男人,岂能连一个女人也不如。

    再看看伞人说的那些话,也确实有道理,北方人的发展开放观念和南方人比,起码要落后10年。自己趁着年轻,又没有成家,男儿自由身,是应该出去闯荡一番,也不枉来世上一回。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涌起万丈豪情:对,就这么定了,去南方,去感受火热的开放大世界!

    单身汉无牵无挂,说走就走,明天启程。

    张伟把目标城市定为东南沿海的一个开放城市海州。

    张伟在网上查了下有关资料,这座城市是目前国内经济发展最快,最具活力的一个中央计划单列市,去年GDP总量在国内大城市中排前3名,中小企业相当发达,外贸出口尤其迅速,拥有中国最大的集装箱港口码头,同时旅游业也相当发达。

    海州和兴州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也就300多公里,之间有高速公路相连,离张伟所在的城市可就远了,1200公里。

    飞机是坐不起的,火车没有直达,查了下,有卧铺长途大巴,全程高速,30个小时到达。

    乖乖!张伟从小到大,还没出过这么远的门。

    然而既然决心已定,就要做下去。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张伟心里不停地鼓励自己,感觉很是兴奋。

    第二天下午3点,张伟坐上了开往海州的长途卧铺大巴,随身行李很简单,除了几件换洗衣服,就是那台手提电脑。

    卧铺车是一辆老式的大宇,卧铺分为4排,两排靠窗,中间3排挨在一起,车内非常整洁,乘客的鞋都脱下放在专用袋子里。张伟的铺位在中间。

    车出发后,张伟半躺在铺位上,开始打量邻居铺位。

    邻铺的是个女孩子,二十三四的样子,齐耳短发,瓜子脸,皮肤白皙,五官精巧,穿一身白色“耐克”休闲装,属于那种典型的小巧玲珑的美女。

    见张伟在打量自己,女孩点头友好一笑,牙齿很白很整齐:“你好!”

    “你好!”张伟微微一笑,他对自己的外表一直很有信心,女孩子没有理由回拒绝一个帅哥的问候的。

    “听口音你也是我们本地人吧?”女孩子看来对张伟并无恶感。

    “是啊,我就是市中区的,你呢?”

    “我也是!你是去海州吗?”

    “是的,你也是吗?”

    “恩!”

    到底是年轻人,交流简单快捷。张伟很快就知道她叫王炎,今年34岁,刚大学毕业,德语专业,本地小城市,无用武之地,所以准备去海州去碰碰运气,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

    再一交流,二人还是同一所中学高中毕业的,他们的班主任老师还是同一个人,不由又增加了几分亲切。共同出门在外,孤立无援,顿生同病相怜之感,越谈越热乎。

    “呵呵,王炎,我比你高4届,你应该叫我师兄才对哦!”张伟和王炎开起了玩笑。

    “好啊,那你可得有个师兄的样子,不准欺负我……”王炎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张伟。

    “那是自然,一定一定,不然春节回家见了班主任老师怎么交代……”

    “呵呵……这样还差不多。”王炎笑嘻嘻地看着张伟:“你去海州干吗?出差?”

    “呵呵,我也是刚辞职,去那里找工作的。”

    “真的!”王炎高兴地说:“太好了,太好了!我正愁没人和我做伴呢,现在有大师兄在,我可就不愁喽……”

    “呵呵,看把你高兴的,你以为工作就那么好找啊。”

    天色渐渐变黑,秋天的北方凉意渐浓,乘客纷纷把铺上的毛毯盖在身上,有的看车内电视播放的武打电影,有的则睡起觉来。

    张伟和王炎各人裹着自己的毛毯,并肩躺在卧铺上小声交谈。

    “师兄,我怎么感觉我们俩这样躺在一起,好象躺在一张床上一样……”王炎调皮地捅了捅张伟的腰,张伟的彬彬有礼和英俊的外貌让她印象不错,同一班主任的经历又让她对张伟增加了不少信任感,心里也就没把他当外人。

    “呵呵,小丫头,少胡思乱想。”

    “什么胡思乱想啊,本来嘛,你看看,我们两个铺之间什么遮挡都没有,幸亏是遇到你,要是别的男人人睡我旁边,还不别扭死了……”

    “怎么?我睡你旁边就不别扭了?喜欢我睡你旁边?嘿嘿……”张伟故意做出一副色咪咪的样子看着王炎,话里有话。

    “哈哈……大色狼!”王炎把毛毯蒙到头上,笑地浑身颤抖。

    夜深了,车上的乘客都进入了梦乡,有的还打起了呼噜,驾驶员关闭了电视和车里的灯光,车辆在高速公路上一直向南方驶去……

    张伟和王炎也困了。

    “睡吧,时间不早了。”张伟对王炎说。

    “恩,好的。晚安,师兄!”

    “晚安!”

    张伟躺在卧铺上,怎么也睡不着,大脑里很兴奋,第一次和一个漂亮女孩子在卧铺车上躺在一起,就好象在一张床上躺着一样,腿一动就能碰到对方的身体,这种感觉真是很奇妙。

    正想入非非时,王炎的手伸了过来,戳了他胳膊一下,悄悄说:“师兄,我冷……”

    “哦,”其实张伟也感觉有点冷:“是啊,我也感觉有点冷!可是车上每人只有一条毛毯……”

    “要不,这样,”王炎把嘴巴拿过来,趴在张伟耳朵边上:“我们把3条毛毯合在一起盖,这样厚了,不就暖和了吗?”

    “恩,那是,可是……那样我们就等于在一个被窝里了,你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吧?”

    “哼!这么多人在这里,我量你也没这个胆子。”王炎吃吃地笑起来,把自己的毛毯盖在张伟的上面,然后把3条毛毯整理了下,盖在他们身上。

    毛毯不大,两人身体不得不向中间靠拢了些,才能全部盖上。

    两人并肩躺着,肩膀和腿有了些接触,头离得很近,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张伟很规矩地躺在那里,动也不敢动。王炎的呼吸很均匀,好象已经睡着了。

       全文见:http://www.noveler.cn/book/90.html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女上司的隐私:初次的邂逅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中国动态新闻网(www.zgdtnews.com) © 2015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 编号:1012006136 京ICP备10082581号
  • 本站所有新闻均转载于网络,信息仅作为参考。本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
  •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 百度
    黄金认证
  • 信息网络
    安全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