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4日 星期五
中态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益 >> 公益 >> 内容

世界主义者王石的公益行动


时间:2013/7/12 18:58:59   来源:网易
0

  核心提示:他放弃了70岁再登珠穆朗玛峰的计划,因为海外求学要占据他大量精力。这位不断自我更新的企业家、公益人,在多年经营和公益实践中,已经自觉借鉴先进国际经验(并产生了深远影响),如今,在接受西方教育的重塑之时,更大的视野和格局,正在主导他的思维和行动。王石 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林一 摄6月8日中...
他放弃了70岁再登珠穆朗玛峰的计划,因为海外求学要占据他大量精力。这位不断自我更新的企业家、公益人,在多年经营和公益实践中,已经自觉借鉴先进国际经验(并产生了深远影响),如今,在接受西方教育的重塑之时,更大的视野和格局,正在主导他的思维和行动。 王石 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林一 摄 6月8日中午,受王石召集,中城联盟、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欧美同学会2005委员会三个机构的秘书长们在北京会面,讨论王石提出的一个动议。 62岁的王石穿着黑色的修身西服,里面是蓝色衬衣,没有系领带,看上去只有50岁左右,身材极好,没有发福,更没有这个年龄普遍的“将军肚”。他的皮肤不再像登山时那么黝黑,眼神里少了几分倔强,多了几分柔和。他的谈吐温文尔雅,除非他急了,这时仍能感受到那个性格峥嵘的王石。 王石是以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轮值主席的身份召集这个会面的。应邀前来的这几家机构的企业会员,在中国都有相当的影响力,不少企业已开始了国际化进程。当然,王石也是这三家机构的理事。 王石向几位秘书长介绍了一个崭新的计划:动员那些已经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们,联合成立一家致力于全球环保的公益基金会。他需要这些机构会员的支持。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3年夏季高峰会将于8月召开,王石希望该公益基金会可以在这次峰会正式公布。 “做环保,不得不从民族主义者转变为国际主义者。”参加完这个会面后,赶到朝阳公园附近的北京万科中心接受《中国慈善家》专访时,王石说,“现在已经全球化。你赚钱的资源是非洲的、拉美的,你的产品是销往欧洲、全球的。你做公益、做环保也应是全球的。” 王石的这个公益计划,可谓雄心勃勃,这是中国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即便是在高度国际化的香港,包括邵逸夫、李嘉诚等在内的大企业家,其庞大的公益事业仍旧局限在中国和中国人身上,始终未曾以国际化视野走出去。而中国大陆的企业家就更没有具备如此视野和格局的了。 王石喜欢挑战自我、超越自我,这一股子劲头和精神愈老弥坚。在带领万科成长为世界最大住宅企业之后,他又开启了万科的国际化进程,打造跨国公司;在登珠峰、玩漂流之后,他又到美国哈佛大学访学,边“啃”英语边攻历史;在参与发起创办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和万科公益基金会之后,他又参与发起创办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深圳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在担任国内数家基金会的理事长之后,他又开始担任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美国的董事;在为国内环保出钱出力之后,他又开始为全球的环保贡献心力。 无论是发展个人兴趣,还是参与公共事务,王石都在以超前的国际化视野,引领中国企业家迈入新的阶段。被动的公益启蒙 王石相信历史的偶然性,而非遵循单一规律的必然性。他年轻时的梦想有成为医生、侦探、战地记者,唯独没想过当企业家。时代和偶然,却让他成为企业家中的翘楚。他深度介入公益事业亦是如此。 2004年,王石接到北京首创集团总经理刘晓光的邀请,参与创办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每年捐赠10万元,连续捐赠10年。此时,沙尘暴已经肆虐到了北京,甚至韩国。刘晓光希望动员100位企业家参与进来,每年筹集千万资金,在内蒙古阿拉善地区治理持续恶化的沙漠化。这是一个宏大的构想。接到邀请后,远在深圳的王石心想,沙尘暴是你北京的事儿,不是我深圳的事儿。他并没有多少积极性。不过,刘晓光的面子足够大,他曾担任北京市计委副主任,支持过万科的发展。为了表达感激之情,王石接受了刘晓光的邀请,前去捧场。 之前,王石并没有参与多少公益的事情。1999年,他辞去了万科总经理,离开经营管理的一线。从此,他开始追逐自己的兴趣爱好,首先是登山。就在登山过程中,他做了两项公益,一是和中国登山协会合作,资助登山的推广工作,二是资助西藏盲童学校。王石称之为朴素的慈善。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成立之后,刘晓光担任会长,王石担任副会长。这个创始之初便有数十位企业家加盟的公益组织,开创了很多“第一”。此后,有的企业家进来,有的退出;有的热情高涨,有的极少参与。尽管是被动参与,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魅力让王石参与的兴致提高了上来。众多的企业家聚在一起,谁都不服谁,即便是面子很大的刘晓光,很多人也不买他的账。很快,他们确立了民主选举的竞争机制,以及理事会、监事会和章程委员会三权分立的制衡机制。 “我个人认为,这种民主自治建设的过程,意义超过具体项目。”王石说。两年之后,刘晓光卸任会长,王石积极地参加了执行理事的竞选,最终得到75票,名列第一,进而获任第二届会长。任会长期间,以及卸任之后,他利用自己的商界影响力,发展了大量会员,尤其是深圳地区的企业家。现在,在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200多位会员中,华南地区的人数最多。 在偶然加入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之后,公益吸引了王石。 2010年年初,王石应武打影星李连杰之邀,在北京见面商谈壹基金转型发展的问题。由李连杰发起成立的壹基金,是一家专项基金,最初挂靠在中国红十字总会下面,在运作和管理上都面临不少体制障碍。李连杰希望将其转变为独立的公募基金会。同时,他希望寻求大企业家的加入,借助他们的管理能力和经验,推动壹基金专业化发展。 “大家都知道李连杰是国际武打影星,却不知道他曾经是一个企业家、创业家。”王石对《中国慈善家》透露。1980年代中期,李连杰因电影《少林寺》红遍全国,而建立特区不久的深圳市正在谋求发展文化事业。李连杰受到时任深圳市委书记梁厢的邀请,在深圳成立公司。“他做了很多事,但是都不大成功。”王石笑着说。稍早前,王石开始闯荡深圳,创办了万科。作为创业者的共同经历,让两人在20多年后的见面,相谈甚欢。 王石先是出任壹基金“公募基金”筹备组组长,一年后,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正式成立,王石又出任执行理事长,领导这家艰难破土而出的民间公募基金会。为了壹基金的发展,王石把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秘书长杨鹏聘请过来,出任首任秘书长。杨鹏曾是王石担任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时的搭档,两人合作无间。 此后,王石又参与发起深圳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并出任联席理事长。深圳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是第一家民间环保公募基金会,由深圳的多位企业家共同发起创办。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深圳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都是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公益机构,它们已经或将要在中国的公益行业中扮演引领者的角色。而王石,就是这些引领者中的引领者。同时,近些年的各类公益论坛、公益活动中,都有王石的身影;见诸媒体的公益讨论和观点,也有王石的论述。在近十年的时间内,王石的公益人身份日渐清晰。作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商界领袖,他又被看作公益界的先行者、企业家中的公益领袖。 但6月8日下午在与《中国慈善家》记者三个多小时的交流过程中,王石多次强调,自己做公益是“被动”的,坚决否认“公益领袖”“公益先锋”这些外界对他的称谓。 “社会把我评价为‘你是公益先锋,你走在前面’,但我不是,我是被动的。”他说,只有个人行为,例如登山、飞滑翔伞、探险,完全是主动的;而为社会组织动员力量,则一直是被动的。 “什么叫主动?我振臂一呼,说咱们成立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这叫主动。什么叫被动?红树林保护需要成立一个组织,谁来牵头比较合适?可能王石牵头比较合适,你来当头,这就是被动。”在王石看来,“被动”并非贬义词,谁发起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做事情的过程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在参与的公益机构中,王石始终扮演着资源整合的角色。这样的角色,很少人可以做到。因为在王石看来,扮演好这一角色,需要具备四个条件:一是有社会影响力和号召力,二是愿意做,三是有时间,四是有妥协的精神。 对于第四点,王石尤其看重。“在我当选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二届会长的时候,我说在深圳创业之后,我的字典里是没有‘妥协’二字的,但是到了阿拉善协会,我学会了妥协。”王石属虎,更因个性强悍、脾气大,在深圳创业时被称为“王老虎”。进入公益机构后,他收敛并隐匿了老虎的威风,不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而是倾听别人的观点,融合不同观点,达成妥协的、可以被大家接受的观点。 在被动地成为公益机构的领袖之后,王石做事时却不被动。“其实,我所见到的王石一直都是积极主动做公益。”万科执行副总裁毛大庆告诉《中国慈善家》,“在我看来,他是一个非常有情怀和理想的人,推动社会进步一直是他最大的追求。我有时会和他发牢骚,并谈很多‘负能量’的想法,他并不反对我的思考,但他更多地会告诉我,既然看到这些,不如先从自己做起。” 在完成了公益的启蒙之后,王石需要学习更专业的公益知识。向西方学习 在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王石学会了妥协,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工作阻力减小,毕竟这里拥有近百名企业家。很多时候,为了一件事情,他们吵得乱哄哄,而结果并没有随之争吵出来。他们需要一套新的机制改变如此现状。 巧合的是,2007年,一个叫袁天鹏的人开始“推销”他翻译的一本新书—《罗伯特议事规则》。这本书出版于1876年,由美国一位叫亨利·马丁·罗伯特的将军撰写,是罗伯特在研究了英国议会、美国国会以及民间社团的议事规则后,总结写就。当袁天鹏和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有了交集,双方一拍即合。袁天鹏为其制定了43条规则。其中一条规则写道:会议授权主持人分配发言权、提请表决、维持秩序并执行程序,但主持人在主持期间不得参与内容的讨论。作为会长,王石是历次大会的主持人,他看到后问为什么?“要有权力制衡,裁判员不能做运动员。”袁天鹏解释。王石随即接受。 由袁天鹏制定的43条规则,最后写进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章程中。这成为中国第一家有规模的NGO学习使用美国的成熟议事规则。 王石和其他企业家,为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带来了现代的民主治理和议事规则,除此之外,他们又能带来什么?他们个个都是会赚钱的主儿,但是否意味着会“花钱”?在担任会长之后,王石显然感受到了这些问题的制约。 此时的国内,较为知名的环保机构只有寥寥数家,例如,梁从诫创办的自然之友,廖晓义创办的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这几家环保NGO募集的资金十分有限,其作用更多的是普及环保知识。显然,他们与拥有近百位企业家会员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无法相比,也无法提供足够的借鉴。 “王石认为,做事得有榜样。要做好公益,就得先从公益的榜样学习。”时任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秘书长的杨鹏告诉《中国慈善家》。王石、冯仑提出赴美考察学习公益榜样。 2008年6月9日至19日,作为会长,王石成立了一个美国考察团,由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理事、会员等组成,一共20人,前往美国考察学习公益的运作和发展。这是中国企业家群体第一次专门去美国学习如何做公益。王石说,14年前他第一次去美国,是学习怎么赚钱,这一次他们去美国,是学习怎么花钱。“我们非常明确,去美国是学习如何做好公益。” 在美国,他们考察了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洛克菲勒家族基金会、福特基金会、大自然保护协会、瑞尔保护协会、保护国际等15家公益机构。在这些机构,他们有针对性地学习了公益组织如何制定战略、如何与政府合作、如何完善治理结构、如何保值增值、如何募集资金。美国财政部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抽出了上午的时间,在财政部接见了这一组“美国的学生”,他说这是自己第一次接见考察公益组织的中国企业家团体。保尔森在担任财长之前,是大自然保护协会的董事长,有着丰富的公益组织管理经验。 这次为公益而做的考察学习,让参与者都有很大收获,甚至是“公益震撼”。回忆这次考察,王石说,“那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我们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2013年4月,亚布力论坛美中企业家圆桌会议在纽约召开。王石参会后再次感慨,“中国民营企业家专程到美国学习什么呢?过去学习如何赚钱的方法、技巧,现在更着重的是美国的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不仅是不断开拓创新的意念,更重要的是对社会责任的担当。” 2011年5月,王石和他的万科同事在美国驱车奔赴波士顿、纽约和费城,考察了三家顶尖儿童医院。“之前兴趣点在规模、设备、医务人员配置、财务平衡等硬件指标上,但在纽约这间医院却感受到医院文化的重要,其中一点是病人家庭参与治疗过程,(医生)视儿童患者的亲属为合作伙伴,患者的父母可以每天24小时陪伴孩子。”考察结束之后,王石在微博上写道。 此后,王石公开表示,万科要筹建民办非营利性质的万科儿童医院,先后在上海、广州和深圳成立3所。医院的原则是,既给穷人看病,也给富人看病,把给富人看病赚来的钱支持穷人看病。万科企业公民办公室主任沈彬说,万科儿童医院仍在筹备中,“要看政府最终批复。” 现在,王石有了一个可以持续学习国际公益组织的机会。2012年10月,王石当选WWF美国分会董事会的董事。 1961年,在瑞士,朱利安·赫胥黎(Sir Julian Sorell Huxley)等几位生物学家共同创办了WWF。他们的目的很明确,致力于全球环保。WWF北京代表处项目实施副总监王利民告诉《中国慈善家》,WWF在50多个国家有自己的分会董事会,成立国家、地区办公室的都有自己的董事会,如美国、英国、荷兰、日本等。WWF在全球还有50多个项目办公室,如中国、湄公河、波兰等。中国由于政策的限制,目前还不能注册成国家办公室,也没有自己的董事会。 WWF美国分会董事会助理秘书长Julie Miller在接受《中国慈善家》书面采访时介绍,目前WWF美国分会有26名董事会成员,董事第一期任期三年。原则上董事可以连任两期。董事会成员是来自自然科学、环境保护及商业领域的领袖,一直以来都致力于环境保护事业。 “王石是一个全球性的商界领袖和充满激情的户外运动者,他深刻地理解健康的环境与健康的商业之间不可分割的关系。他对可持续发展的深刻理解及致力于绿色建筑的实践经验,对全球商业的转型都将产生重大的影响。”Julie Miller说。 王石则明确地表示:“这对我来讲是学习的好机会。” 之前,王石曾应约参观WWF美国分会办公室的天顶花园。对于普通的天顶花园,他却看出了其独特之处:一是种植的花草数目多,多达14种;二是养殖蜜蜂采蜜,制作蜂蜜。参观当晚,王石即打电话给万科总部,吩咐照此学习。 “王石是优秀的企业领导人,也是诚心诚意的公益行动者。”杨鹏说。国际化 在学习、参与美国和欧洲的公益组织之后,王石发现,“欧洲、美国的基金会,无论大小,自然而然就有全球视野。中国目前还是比较局限。”他尝试改变这一窘况。 “万科在公益领域的国际化,比万科公司作为商业行为的国际化要开始得更早,从我个人的角度看,2009年是万科公益国际化的开始。”沈彬说。 沈彬介绍,从2009年开始,万科公益基金会开始陆续资助一些国际性的、关于环境议题的项目,从哥本哈根、坎昆到里约,万科支持中国的环境保护非营利机构和非政府机构在国际舞台上发出声音。2009年,王石刚刚卸任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他开始借助万科公益基金会尝试国际化之路。 万科公益基金会成立于2008年,由万科捐资1亿元注册成立,是万科开展公益活动的主要渠道。由沈彬任基金会执行秘书长。最近几年,万科公益基金会的公益捐赠基本在1500万元到1800万元之间。 2010年上海世博会,万科在世博园建设了一个万科馆。在这个国际化的大平台上,王石和万科再一次表现出进入全球做公益的意愿和努力。万科公益基金会携手阿尔伯特王子基金会、WWF开展东北虎保护项目。借助该经验,去年他们一起启动了“雪豹保护计划”。 世博会期间,泰国诗琳通公主造访了万科馆,并与王石会面。诗琳通公主是泰国的王储,亲近中国。她在泰国成立了泰国诗琳通公主基金会,增进泰国的教育、医疗、科研和地区发展。王石和诗琳通公主会面后,双方的基金会开始讨论合作事宜,救助泰国疾病儿童。沈彬透露,这个项目的资金来自王石的捐赠。 登山之后的王石,兼职做起了代言人,为摩托罗拉手机、中国移动“全球通”、Jeep的新大切诺基、克莱斯勒等代言。据说,他这几年的代言费高达7位数。不过,他所有的代言费都捐给了万科公益基金会。 “我们目前正与泰国公主基金会接洽具体事宜,我们希望合作不仅是资金的捐赠,更是将中国的有效救助、治疗经验共享到泰国。”沈彬说。 在万科公益基金会尝试着国际化之后,万科开启了恢弘的国际化征程。2012年2月,万科与美国房产巨头铁狮门签署协议,双方共同在旧金山投资开发;2013年4月,万科与新加坡吉宝置业公司签署协议,共同在新加坡和中国开发房地产项目。这只不过是王石坚持的国际化征程中的牛刀初试。 与此同时,王石担任执行理事长的壹基金也开始尝试国际化。 2012年11月11日,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Mandalay)发生7级地震。4天后,壹基金救援联盟的5名成员从昆明飞赴曼德勒,开始参与地震救援工作。这些成员均参加过汶川大地震和玉树地震的救援,经验丰富。“这是第一支有组织的中国民间救援队伍。”王石说。 “未来几年,壹基金将加快国际化救援步子。李连杰、王石都是世界主义者,他们希望壹基金今后成为世界级的基金会,在服务好中国的前提下,考虑服务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灾民。”杨鹏说,“壹基金会成为中国最大的国际化基金会。”杨鹏坦陈,壹基金要打好国内基础,再强化国际化。 在沈彬谈到万科公益基金会的国际化,杨鹏谈到壹基金的国际化时,他们一致认为这是源自王石的国际视野和国际观。而任职WWF美国分会董事,再次提升了他的国际视野。 2012年年底,WWF美国分会、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和麦克阿瑟基金会召开会议,筹备联合发起成立一家环保基金,引导中国走出去的企业捐款在全球范围做环保。他们希望筹集6000万美元善款。作为WWF美国分会的董事,王石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中,他们期待万科参加进来,哪怕是象征性地捐50万美元或100万美元。 “我的反应是,第一,中国的改革开放是靠引进外资,在这期间有外国NGO到中国做环保慈善事业。30年过去了,中国的企业挣到了钱,不需要合资,自己走出去了。走出去的企业做环保,我们不应该被带领,我们应该和他们同步。”王石的民族情感被击中,慷慨陈词,“我说你们不了解中国,实际上中国的企业家做环保,第一个是愿意出钱,愿意参与,不是像你们说的中国企业家只懂得赚钱;再一个,中国改革开放35年来,NGO的力量已经很强,相当一批从业者是从海外受到培训回来,在海外做过,在中国发起成立民间的NGO,做得相当出色。” 于是,一次更大的、被动的公益行动开启了。 王石并不反对美方三家机构联合发起成立6000万美元的基金,但他要回国发起两个与此类似的基金,一个是走出去的民营企业的环保基金,一个是走出去的国有企业的环保基金。王石希望这两个基金进行PK。目前他正积极动员官方和民间的力量,促成两个基金的成立。 走出去的民营企业的环保基金,计划筹资1000万美元,设在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下面。“现在成立不成立专门的基金不重要,重要的是把专项基金的钱筹到。”王石说。在这个基金中,王石认为他扮演的角色就是促成,而不会花大量时间去主导。 从王石宏大的公益构想和行动中,杨鹏看到,“中国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承担面开始扩张了。心有多大,力有多大。”而有了王石的发端,接下来,全球性公益基金会也将多起来。因为中国人的生活全球化了。 国际范儿 创业之后的20多年,王石一直自称为“土鳖企业家”,因为他是工农兵大学生,没有留过学喝过洋墨水。但他一直有留学梦。这个梦想,在他60岁的时候实现了。他像个年轻的学生一样,在哈佛大学的校园里,认真学着英语。此后,在美国的多次演讲中,他开始突破自己,用有些蹩脚的英语演说。 2011年,王石开始了三年时间的访学计划,先是在美国哈佛大学学一年,接着到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一年,再到耶路撒冷、伊斯坦布尔各学半年。不过进入哈佛大学之后,他被货真价实的学问所吸引,修正学习计划,将三年改为五年,由在哈佛大学学一年改为两年半。在哈佛大学完成了两年半的访学之后,今年下半年,他将启程赴英国伦敦访学剑桥大学,而不再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在哈佛大学的两年半,他学习并研究了资本主义发展史、基督教对资本主义的影响以及日本江户时代的转型。到了剑桥大学,他将研究犹太史。 王石对具有国际观的历史着迷。刚去深圳创业时,他迷上了历史学家汤因比的《历史研究》,在这本书里,他看到了历史发展是一个过程,同时历史有相当的偶然性,而非必然性。此后,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也让王石受益良多。读这本书,让他看到中国的差距。 “哈佛求学过程,更强化了王石的全球意识。”杨鹏说。 王石喜欢了解全球,也喜欢从全球看中国。例如,他研究日本江户时代,正是为了借鉴日本经验,并从历史和全球的视角看中国改革将何去何从。 “日本是第一个完成工业化和现代化的非西方国家,它是怎么完成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研究江户时代,就是在明治维新之前,他们的社会是什么状况。深入进去会发现,他们已经做好准备了。为什么?你得服气它。不是说殖民、侵略,打了两次战争把中国打败了,占了赔款,我们是衰落了,他们爬起来了。不是这样的逻辑。江户时代国民扫盲运动、国民教育已经是全世界最好的了,甚至高过德国、英国、荷兰。我们到1949年的时候,不要说1860年代,差不多过去80年之后,我们的文盲率还在80%左右。而日本江户时代,男子扫盲运动后文盲率50%,女子扫盲运动后文盲率25%,也就是说,日本女子的扫盲远远超过中国男子的扫盲。”谈到历史,王石总是侃侃而谈。 从明年开始,他将在香港科技大学讲授日本江户时代的历史。2010年,香港科技大学聘任王石为兼职教授,为EMBA班授课,主讲商业伦理。 不过,王石无意当一名纯粹的学者。“当大学教授养不起我,我现在开支也很大,我不是万科的大股东。换句话说,我还要挣钱。”1988年,万科股份化改造,王石放弃了股权。他只要名,不要利。在退出万科一线管理15年之后,他给未来的自我定位,仍旧是企业家。“万科真正的、持续的、高质量的增长,还没有开始。万科真正的成长是2015年才开始。我干吗急着不当企业家了?” 2010年,万科实现销售额1000亿元,成为中国第一家销售收入突破千亿的房地产公司。而在2008年,万科即成为全球最大住宅企业。即将到来的2014年,也就是万科创业30周年之际,万科收入将突破2000亿元。但王石并不看重这些数据。 作为万科董事长,王石坚持三点:第一住宅产业化,第二精装修,第三国际化。这三点,均是发达国家住宅地产企业的主流做法,例如发达国家没有毛坯房,都是精装修的房子。“我们预计万科到2015年将形成住宅产业化体系,这一体系的推广将促进万科产品质量的进一步提升。”毛大庆说。 而关于国际化,万科一直以国际化眼光和思维做事情,从公司成立初期向索尼学习售后,向帕尔迪学习市场细分,到今天启动国际化战略。只是,今天的王石有着更雄伟的计划。毛大庆说,万科希望第四个十年,在全球标准之下成为优秀的企业。“第四个十年的万科,一定是国际化视野的万科、用全球资源发展的万科。万科的国际化战略目前还处在学习和尝试阶段。” 国际化的定位,将让王石从中国企业领袖转向全球企业领袖。 但是作为深度介入公益事业的企业领袖,王石将如何“青史留名”?如今,提到洛克菲勒,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他捐建的芝加哥大学、洛克菲勒大学;提到福特,会想到福特基金会;提到陈嘉庚,首先想到的是厦门大学。那么,王石之“名”将归于何处? “不是有万科吗?有万科不是什么都有了吗?万科本身就是在推动社会。万科明年就是2000亿,真正高增长的开始,它的(这么大的)社会动员能量,能不成立大学吗?现在我们光万科公益基金会建医院就建了三个。他们能做的,我们一定会做。至于是不是以王石命名?不会。会不会以王石父母的名字命名?不会。我想这是一个区别。”王石提高了嗓门,严肃地回应,“你们给点想象力好不好?‘万科真正的高质量增长还没开始’,这句话讲的很恶毒,如果敢说这句话,你说建什么大学,还是问题吗?” 《中国慈善家》/慈讯网 记者 宋厚亮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中态网(www.zgdtnews.com) © 2020
  • 京ICP备17047898号-1 京ICP备17047898号
  • 本站所有新闻均转载于网络,信息仅作为参考。本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
  •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 百度
    黄金认证
  • 信息网络
    安全报警